白靈詩論

標題 章節 內文 書籍名稱 書籍封面
寬容竟無限 讀詩當寬容

有時詩人並不以人間景色為滿足,他為了傳達內心的某種「企圖」,甚至自創景色,如七十八年曾獲某大報新詩獎的作品中的一節:

你把傲骨豎立

撐起天空成野宴的桌面

雲是白菜,落日為餅

月光是酒,雙眸如筷

北斗與十字隔著星海划拳

一首詩的誘惑 一首詩的誘惑
柔軟出想像 讀詩當寬容

同樣寫河上陽光卻可能讀到這樣的句子:

陽光在溪流裡划船

星子在晚風中叮噹 (葉翠蘋)

一首詩的誘惑 一首詩的誘惑
讀詩當寬容 說詩與說夢

無數的年輕朋友來到詩的面前,都會問:「詩是什麼?」當他們讀了報章雜誌上一些不怎麼高明的詩作後,有時會很主觀的在這問題後再加三個字:「玩意兒」。有的會從此退縮回古典詩詞去,有的會求詩心切、想找更多的詩解決他的疑惑,有的則大膽地自彈自唱、也塗寫新詩來。

一首詩的誘惑 一首詩的誘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