柔軟出想像

柔軟出想像

書籍名稱: 
章節: 
讀詩當寬容
標籤: 

同樣寫河上陽光卻可能讀到這樣的句子:

陽光在溪流裡划船

星子在晚風中叮噹 (葉翠蘋)

乍看這兩句,好像兩個不同的畫面,第一句並未說明是在哪個時辰,但「划船」似有逆流而上奮力向前之感,因此為了與第二句相契,只能假設第一句的畫面是在溪上粼粼而動,不想隨溪流而去、又想停留原來河面上,便只有拚命「劃」動,但出現在腦中的畫面應強調陽光在「劃」而非像「船」(而前面那兩句則強調「撥弄」而非「鑰匙」),但範圍不若前兩句大。可見得作為一個讀者,心是多麼「柔軟」,可以順應作者的任何要求,只要此要求是可以自圓其說的。第二句的畫面出現在河面上空,可能襯前可能墊後,星子不可能「叮噹」,而讀到此二字時,讀書不得不虛心地認定「叮噹」必有所指,而叮噹常有間歇性,一若星子閃動之有間斷性,於是「叮噹」便被寬容地想成「閃呀閃」。而你會感覺,上述的「寬容」是要經遇你在「想像」上的一些讓步和努力,如果不曾有此一番「忍讓」,而將之寫成:

陽光在溪流裡金亮亮

星子在晚風中閃呀閃

又會覺得索然無味了。而你在想像上的努力,其實也就是作者在想像上的努力,他並不想用「金亮亮」「閃呀閃」之類陳腐、老掉牙、無法引人注意的字眼,於是便得使用比擬(陽光河上閃動的模樣與金鑰匙或划船等不同事物互比)或感官移位(將星子閃呀閃的視覺效果改用聽覺的叮噹)等修辭手法來獲得新意。總之,作者並不顧只停留在原有的畫面上(看到美景的經驗),而希望借助語言將此經驗「生動」地傳達出去。此題材(景色)是陳舊的、人人得見的,但傳達的語言卻是嶄新的、作者獨創的。而讀者即由此創新的語言獲得美感,因柔軟自己而引發想像,使得他在以後欣賞類似景色時會更加留意,也因而加深了他的感覺。